Blog

“光子教授”陆启生:永葆初心坚守十五年终入党

July 2,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人的一生要有理想,精神要有依托。我志愿加入了中国,从此我有了理想,为党的事业奋斗成了我的精神依托。”这句线年党龄的老党员,我国光子对抗研究领域知名专家、国防科技大学退休教授陆启生。

  陆老戎马一生,履历自然耀眼: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5项,荣获军队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荣立二等功1次,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辉煌背后,这位几十年献身国防教育和科技事业的老教授,入党经历却颇为曲折:从申请入党到成为党员,他经历了十五年考验。

  1942年,陆启生出生于苏北一个小乡村。他的记忆从1946年土地改革开始。在领导下,斗地主、分田地,贫下中农子弟大参军,年纪大一点的当民工随大军南下,妇女们做军鞋,并动员适龄儿童全部上学,他回忆:“当时的陕北民歌《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唱出了翻身得解放的农民心声,在党的教育下,我们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陆启生上学后的第一堂音乐课,也是他人生的第一堂音乐课,学的就是国歌。他八岁时,抗美援朝战争发生,学校组织他们学唱志愿军军歌,参加捐献飞机大炮、捐献废铜烂铁的运动,他积极地将平时当作玩具的清朝和民国时期的铜钱一个不留地全部捐献给了国家,还写作文题《谁是最可爱的人》歌颂中国人民志愿军。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陆启生幼小的心灵中逐步树立了“我与党和国家同呼吸共命运”的概念。

  读中学的时候,陆启生加入了中国青年团,当时的他作为一名进步青年,深感自己政治上非常幼稚,萌生了加深政治理论学习的意识,除了课堂上的政治理论课之外,自己还学习了一些课外政治理论书籍。中学时期,在党的教育下,让他懂得了如何做人,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1959年,陆启生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工程学院,分配在七系(导弹工程系)五科(战斗部专科)五专业(效应专业)。读大学二年级时,陆启生递交了入党申请书,他说:“从此以后我成了一位要求入党的积极分子,有党课我就去听,能争取参加的党的活动就去参加,党支部还指定了一名联络员帮助我,经常找我谈心,指出我的努力方向。我也通过联络员向党组织汇报思想,争取尽早成为一名合格的员。”

  入党考验期是漫长的,除了正常的学习和操练外,学员班还利用学校的空地种菜,每年两个星期的小赵家农场的农业劳动,还有忆苦思甜、野营训练和政治野营等,都是为了培养工农感情,不脱离群众。在历次运动中陆启生都积极参加,他的思想一步步提高,到了毕业那一年他被任命为副班长。

  在毕业之前成为一名员成为陆启生的目标,然而,事与愿违。1963年末,正是哈军工学子投身“两弹一星”研究的时期,陆启生的班上除了两个人以外,包括他在内的其他人都参加了21号任务(第一次核试验代号),他回忆:“我们二系共有五个21号任务课题,我们17个学生分在三个课题组中。按当时的保密规定我们不能向课题组外任何人透露我们的任何工作内容。” 当时我国亟需掌握核爆炸产生的光辐射测量所需的理论基础,以及能够准确测量爆炸后产生光辐射和冲击波效应的仪器设备。在国外技术封锁、国内科研条件很差的情况下,作为哈军工学员的陆启生按照指示,参研光辐射测量设备。

  由于任务紧,他们几乎天天加班,没日没夜,违反了作息制度,学员队干部不理解,总批评陆启生身为副班长,工作没有做好,而且带头违反。因为有交代“不能讲任务的任何信息”,陆启生严守纪律,守口如瓶,于是被认定为不遵守作息制度,毕业前入党的目标暂时搁浅。

  后来,由于试验任务需要,陆启生和许多队友一起,连毕业典礼也没有参加,打背包出发从哈尔滨前往西北某基地,条件很艰苦,坐的是运货的“闷罐子”火车,住的是试验场地的帐篷,喝孔雀河的咸水,吃干了的菜……尽管如此,陆启生随教研室任务组参与并完成了第一次核试验,随后他回到哈尔滨,立即投入第二次核试验的准备工作。

  “当第二次核试验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时,我收到通知,要去部队当兵锻炼。” 这是陆启生自己的选择。他决心响应毛主席号召,到部队、到工厂、到农村去,接受工农兵再教育,并且又一次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并陈述了自己的意愿。然后,他和部队的战士们一起,每天练习投弹、刺杀、射击、挖战壕。“我们所在的团是军中著名的夜老虎团,我们经常在夜晚练习射击瞄准技术,练习近战技术,夏天我们还拉到嫩江边上练习游泳和泅渡技术。”陆启生当兵表现很出色,不过当时所在的党支部只负责考核,却不负责发展他们为党员。

  当兵锻炼结束、回到哈军工后,又遇上十年动荡期,陆启生的入党梦想还未实现。1970年学校收到命令,陆启生所在的二系与哈尔滨工业大学合并,在重庆组建重庆工业大学,于是他马不停蹄投入到包装南迁物资的工作。

  “系里点名让我担任随车押运大队的队长,南迁物资的专列装运了我们系各个专业所有的试验仪器设备,连学员宿舍的铁床和床垫,教室的桌椅板凳都装上了,共有40多节车皮。”这样的专列发了三趟才基本运完。陆启生带领的队伍既保证了集体物资完好无损、分别安放在指定的地方,也保证了私人物品及时送到各家住房,工作受到大家赞扬,年底,陆启生被评为二机部活学活用思想积极分子代表。

  1973年,陆启生再次接到通知,所在系与长沙工学院合并, 1975年刚过春节,又开始向长沙搬迁。这次陆启生依然负责打前站,大家相互帮助,肩抬背扛,至此在长沙扎下根来。此时学校里的党组织已得到恢复或重建,终于,陆启生一直盼望的事情来了:“教研室党支部通过决议,吸收我入党,并于1975年的7月1日举行入党宣誓仪式。”

  后来,长沙工学院改建为国防科大,陆启生作为公派留学生,赴美学习量子光学。虽然国外有优厚待遇和良好科研条件,完成学业后陆启生还是毅然返回母校,投入到高能激光技术、光子对抗、激光与物质相互作用、非线性光学等方面的科研与教学工作。

  即便他所研究的尖端科研项目是世界级难度,又因为保密需求,不能发表论文、不能报奖,他依然潜心研究30余年,无怨无悔,为军队战斗力生成作出重大贡献。作为国内光子对抗研究领域知名专家的陆启生,退休之前,在学院组织的思想政治教育讲座课上,他总是主动坐在最前排;在接送老师的班车上,他总是默默坐在最后一排;面对年轻的研究室领导交予的任务,他总是尽心尽责完成。

  如今,年近八旬、满头白发的陆启生已经退休,但作为一名老党员,他依然活跃在学院组织的入党积极分子培训讲台上,讲述着他的入党故事。

  从递交第一份入党申请书开始,陆启生经历了整整十五年的考验期。“要履行入党的誓言,做一名合格的党员,不忘初心,永远为人民服务,牢记使命,永远为民族复兴贡献、奋斗。”从成为一名正式党员起一直到今天,陆启生始终牢记着自己的入党誓言。

标签: 斗地主

添加新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