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火红七月怀柔灵慧山为您讲述红色故事

July 2, 2020 Post in 默认分类 0

  为纪念中国成立九十九周年,回顾党的光辉历程,灵慧山带您走进革命老区,讲述甘涧峪的红色故事。

  灵慧山位于北京市怀柔区西北甘涧峪,其为革命的老区,同时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1941年秋,日伪为了切断山区与平原的联系,封锁八路军在各村的活动,强追村民到红螺镇村西南的虎头山上修炮楼,在山外挖封锁沟(百姓称为“毁民壕”),怀柔的封锁沟西起沙峪口,东至大水峪,途经北宅、红螺镇、范各庄等十五六个村庄,全长40余公里。日伪强迫村民出钱出工,稍不顺心就痛打一顿,然后关起来,只有村里出钱来保才肯放人,有的被折磨致死。除此之外,日伪还实行“集家并村”,就是将小自然村的百姓驱赶到敌伪严密控制的主村。敌人在主村四周建一丈多高的围墙,四角设炮楼,前后门有日伪军站岗,这种用高墙和炮楼围起来的村庄敌人叫它“集团部落”,百姓则称之为“人圈”,又叫“围子”。

  1942年农历正月初十,日伪军为了实行“集家并村”,对甘涧峪村实行了惨无人道的三光政策,敌人将村民的财产家畜洗劫一空后,把全村男女老少赶出村子,集中看守,房子上泼汽油,一把火将村内的房子及柴草棚子烧得所剩无几(李明仪家除外,因当伪副县长,会日语),村内寺庙也未能幸免。日寇先后四次,共烧毁房屋425间。烧房时,村民房廷荣上前扑火,竟被恼羞成怒的日军推入大火活活烧死。烧房后,将村民押往县文庙(途中跑了—部分,有钱的被保了出来),其他青壮年被押往奉天北票做苦役。后来李明虎、李玉环和大哑巴(不知姓名)逃回,房廷兰、“老虎”、“豹子”(二人为乳名)死在了东北。

  然而,日伪的反动统治并没有吓倒勇敢的甘涧峪村民。早在抗战初期,这里就活跃着的抗日武装,时任滦(平)昌(平)怀(柔)联合县县委委员、中心区区委书记的肖尊一(本村人称老肖)等人曾多次来村展开工作,宣传党的抗日主张后发展了李玉岐、李玉江、房连祥等员,从此这里变成了、八路军在县城北部一带的可靠后方。

  在李玉岐、李玉江等党员的组织下,村内的青壮年为我部抬担架,运军粮,部队打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村里成立了儿童团,站岗放哨,成立了妇救会(主任为张书珍),为部队赶做军鞋衣被等,支援前线。在抗战期间,村里有李明宝、房延才、房仁等多名青年投身革命队伍,为抗战的胜利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1946年—1947年,甘涧峪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建立了农会,斗地主、分田地、了两个大地主。真正实现了“耕者有其田”,人人有地耕,人人有衣穿,村民们欢呼雀跃。然而就在同时,有的地主、富农和被杀户为了逃避,跑到了南边(国统区),参加了地方武装,和军队一起组织“摸黑队”,搜捕革命干部。1947年,县保安团又来本村烧房,胁迫村民南逃国统区,参加“伙会”反动武装,后被我解放军赵立业率部击退。在这次劫难中本村村民房权牺牲于村东山岗哨上(解放初被定为革命烈士)。经过这次烧杀抢掠,本村再度变成了无人村。村民有一部分被抓走,大部分投亲靠友,其余的搬进深山避难。

  提起辛酸的往事,村内的老年人记忆犹新。1948年农历正月初九,清晨6点左右,沉睡中的人们被浓雾中传来的枪声惊醒,敌人闯进了村庄。见此情景,人们相互高喊着“快跑呀,来了,伙会来了”,村民扶老携幼,急忙着往东边山沟里跑(十三军从村南和西山进村)。由于叛徒告密,搞突然袭击,人们跑得很仓促,村民房如和任桂风以及她的母亲被枪击伤。当时村内住有的地方武装,骨干连和区小队。骨干连战士李明风(本村人),临危不惧,为了这两支武装安全转移,机智勇敢地将敌人引开,将敌人从南沟(部队驻地)引到村北河西,将敌人拖得筋疲力尽。他且战且退,终因寡不敌众,被敌人的子弹打中,他毅然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骨干连战士张发(卢庄村人),也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在这次扫荡中由于李明风和张发两名战士舍生取义,机智勇敢地将敌人引开,才使得骨干连和区小队免被围歼,安全转移。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年代,甘涧峪村干部群众,始终和、人民军队同甘共苦、共命运,军民情同手足。当时村中设有粮秣(专为解放军筹粮筹款的干部),积极组织青年报名参军。

标签: 斗地主

添加新评论 »